一个“失眠”的夜里所想

图片[1]-一个“失眠”的夜里所想-麦林风

媳妇明天要去运城逛街,让我们都早睡,孩子早早就睡了,我10点多也睡了,结果只有她在看直播抢买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的,睡的时候把我也弄醒了。

我胡乱说了几句话,就又沉沉睡去。

半夜醒来,不知道几点,竟然再无法入睡,这应该不叫失眠,起来看了下时间4点50分,这应该叫早起。

我想起喝酒时,春磊告诉我的,无论如何第三者险一定要买,我们唱歌他一直让我唱父亲,我想起我父亲的车这两年新换的别的城市的牌照,当时父亲说是低价买的,现在想来不知道有没有保险,当时自己也没有问。

父亲开的是一辆大型点的三轮车,用来给别人拉货赚钱。

他现在63岁了,几年前我就和父亲谈过,不让他开车了,年纪大了,干点别的,或者就在家歇着,我自己可以养活自己和家庭了。

父亲不听,我也没辙。

这次马上要出去了,我在想如何处理这事。

找我妹谈谈,还是给我妈说说。

年龄,没保险的车,都是隐患。

越想越难以入睡,我明白这都是因为钱的原因,父亲没文化,大字不识几个,停下来就没收入,这么多年好像就没停下来过,也没什么交际圈,每天就是出门赚钱,回来睡觉,没什么感兴趣的,现在有手机了,刷刷抖音可能就是最大的乐趣了。

我自己不干顺丰,也是不想让自己停不下来,22年算是脱离顺丰后过的比较悠闲的一年,往年都是别人闲,我忙,时间都在路上。

改变本身都很痛苦,一直忙,一旦闲下来,就很无所适从,仿佛虚度,我在调整自己的心态,努力从过往的状态中出来。

图片[2]-一个“失眠”的夜里所想-麦林风

我又一次想起小夏,当年离开的情景已经模糊,我已经不记得是我不打算租房子后,她就要搬家了,还是房租到期了的原因,现在想来当年的房子450元一月,两房一厅,真不贵,可还有更便宜的。

当年自己耍流氓没成功后,再加失业,灰心离开,小夏曾挽留让我和她弟住一起,在她那里,只是男人的自尊,以及知道不可能何必再强留,现在想来,是有机会的,只是心态已崩,只想赶紧逃避开。

这时媳妇的腿压我身上了,一股热流传遍全身。一个人是很难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热量的,刚结婚时,一到冬天我就手脚冰凉,我总觉得媳妇是移动的小火炉,抱着她我就不冷了。

现在的她,估计也是孩子她妈了。

在这里祝福她吧

在南通待了三个月,总觉得没有学进去。

我知道自己没有努力去学,可能是收入变少,家里房子要装修,一时心急,大部分心思都用在网络上,想通过网络来弥补下,结果都没弄好,本打算回来后用媳妇的身份证再申请一个公众号,现在打算放一放了,不那么着急了。

我想明白了,我应该像孩子那样,该背的英语单词先背下来,用的时候慢慢理解。

回来这么久,也没好好看看书,背背单词。

这次出去,也定下来我打算继续在这个行业发展了,也大致了解了以后走的是什么路,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最快的学会。

在家里心思太多,出去后就是一门心思了。

关于博客,生活随笔在现在看来没什么价值,可在几年后再看,就会明白意义所在,功利性太强,所以很多文字都带有目的性。

可,不赚钱,可能博客都存活不下来,所以,该咋写还咋写吧。

想的也许比写的多,能记录多少是多少吧,算是一个整理,也算是对思绪的一次调整。

这次的所想,更多的是让我明白了自己身上的担子,这也算是一次心里成长吧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 分享
评论 抢沙发
头像
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!
提交
头像

昵称

取消
昵称表情代码图片

    暂无评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