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于
美好质感事物的记录

原来,最后的坚持也这么难熬

大伯走了,一时间忙了些,本打算写点什么的,却无时间来写,人这一走,什么都没有了,活着多孝敬,死了再哭也没用。

八月初,我已经向公司申请退出代理了,预计两个月内可以正式退出吧,也就是十月份就可以离开顺丰了。

这段时间,我依然是正常的上班工作,只是没有以前那么积极了,很多事情能过去就行了,就是在等日子呢。

七月的工资出来了,看着挺多,抛开开支,发现竟然少的可怜,还不如我雇的人多,心里又灰暗了些,原本就觉得难熬的日子变得更加的煎熬。

我心里想的是一定要坚持最后这段路,为在顺丰的工作划一个句号,最关键的是公司那里还有三万的押金,想是这么想,只是没想到,最后的坚持这么难熬。

竞标的在等结果,我也依然在等,同样的考验人的耐心。

这时候,也是很关键的时候,能不出问题就不出问题,任务完不了都没关系,和平时一样经营就可以了,担心的是人流流动,以前不愿意说自己不干了,现在说了,发现没自己想的那么坏,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上班。

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做最坏的打算,现实可能没那么坏。

以前希望每天件量可以多点,好多赚点钱,我现在希望每天件量少点,能少送就少送,尽量没大件,真的是希望什么不来什么,两天一个大件,每天小件多的头晕。

黑子打电话过来说他哥应该是可以竞标上,他呢,笔试的时候接了个电话,笔试没过,这结果也是让人意外啊,具体还是以明天的邮件为准。

一切,走着看吧。

Today on history:

  1. 2019:  两天清闲时间思考(1)
赞(0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麦林风博客 » 原来,最后的坚持也这么难熬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
麦林风,小项目,一直在实操

联系我们联系我们